人人都笑馬保國,人人都是馬保國

黃小芳· 2020-11-27
本文來自 baobiannews ,作者 黃小芳

41.jpg


「核心提示」

馬保國爆火后,巨大的流量效應如同一個黑洞,不斷吸收各種現實與荒誕。在馬保國真愛粉絲群待了一個星期后,豹變發現,人們搶著瓜分“馬保國”帶來的注意力經濟。頂流馬保國已經變成一個工具人。

作者|黃小芳
編輯|邢昀


馬保國很火。


B站上,他的視頻專欄播放量已經達到9億,出門吃飯馬保國都會碰到要合影的粉絲。更多不能線下圍堵的人,則化身為馬保國的真愛粉、徒弟甚至馬保國本人。


進入馬保國真愛粉絲群的這幾天,豹變也親身感受了頂流背后的瘋狂與魔幻,人們使出各種“絕技”,搶著瓜分“馬保國”帶來的注意力經濟。巨大的流量效應如同一個黑洞,不斷吸收各種現實與荒誕。

馬保國本人自是無暇關注這些,他忙著參演電影、接受采訪,甚至是直播。


輾轉聯系到馬保國之后,他拒絕了豹變的電話采訪,理由是:“太忙!謝了!”


在后續的追問中,他表示自己不會代言,也不會帶貨,并稱自己不喜歡現在大火的狀態,“也沒想到會火,喜歡平靜的生活?!?/span>


他的回答讓人迷惑,因為就在他回復的當天,網上已經預熱他和散打哥的互動了。11月25號晚上6點,按計劃馬保國會在快手有一場直播,這樣的生活顯然并不平靜。


“你格局太小”


“兄弟,你格局太小了?!?/span>


被問為什么花錢成為馬保國的真愛粉,一名網友如是回復豹變。在他看來,花這點錢是為了賺更多的錢,進群搶紅包,一會兒就回本。


馬保國走紅后,在社交媒體創建了“馬保國真愛粉絲群”,提供包月和包年兩種付費模式。隨著人數的增加,馬保國真愛粉絲價格漲到了15元一個月,包年100元,因為買的早,這位真愛粉只花了1.99元。


42.jpg

馬保國官方微博圖片


除了這種講究格局的粉絲,更多的人想要的是一個群體的舒適感。


每個進群的人第一件事就是玩梗,“啪、婷婷、耗子尾汁、不講武德”等字詞反復出現。馬保國那段腫著眼睛的表述則被演化為不同的版本,甚至不同的語言。


這個群動輒就有999+未讀信息,凌晨4點依然有人在交流。他們的話題也從馬保國轉移到自身,有人抱怨不想上班,有人則在群里推廣自己的產品。對他們來說,馬保國到底是怎樣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圍繞馬保國表達自我。


從這個角度來說,人們需要馬保國。


而馬保國也因為自己的爆火,成了一些人獵奇甚至渴望接近的對象。


一位叫陳鋒的真愛粉告訴豹變,很多人進群是為了和馬保國對話,畢竟他現在是頂級流量網紅。被問及為什么花錢買真愛粉,他反問道:“馬老師這種流量,花一瓶水的錢進去就能接觸到,不是很值嗎?”


而每當“馬保國”在群里說話時,都有一種教主蒞臨的排面,大家隊伍整齊地反復刷著“馬老師”這三個字,這種崇拜在馬保國退錢之后又達到了一個小高潮,他們贊美馬保國是善良實在的人。


真愛粉收錢這件事,馬保國在接受采訪時辯解是徒弟所為,和自己無關,并要求徒弟退錢。但他并沒有停止建立粉絲群,到目前為止,馬保國已經在微博建立了三個粉絲群。


群里也真的有馬保國的真愛粉,這些人會在群里發關于馬保國的一切,在一些極端粉絲眼里,“馬保國”三個字已經不能直接使用,需要喊“馬老師”。在得知馬保國可能被封殺后,他們積極聯系馬保國的徒弟,并抱怨說,為什么要扼殺自己的快樂。


“真假馬保國”


馬保國也曾對外表示,微博賬號是徒弟代為管理的。有的真愛粉沒看報道,也分辨出這個賬號不是馬保國本人,“你看那個賬號發微博都是用第三人稱,一看就是有人在管理?!?/span>


圍繞“真假馬保國”這個話題也存在一場大型表演。


從建群之初,就有人不斷往群里扔各種微信群二維碼,并不忘強調“馬保國在群里”。豹變順勢加了2個群,發現每個群都有一個“馬保國”以及他的小助理。


這些群也立刻成為一些人發泄的工具。有人用語音對罵,有人“不講武德”直接扔七八個低俗豐胸視頻,辣人眼睛,打開扔進群里的二維碼,原來是一家美容診所。在這個200多人的微信群,頭像大多都是中年男性的自拍,有人光著上身,有人滿臉橫肉。


為了弄清楚他們到底想做什么,豹變撥通了群里留的自稱“馬保國助理”的電話。


他稱自己叫田野,并這樣介紹自己:“馬保國武林第一,我武林第二”。田野告訴豹變,馬保國的一切商務都由他負責,代言費40萬,需要先交2萬定金,“表示你們的誠意”。電影電視劇也可以接拍,片酬50萬。在短短的5分鐘通話中,這個人帶著不容置疑的豪橫,總共說了將近10句“你能明白不?”


掛電話前,他給豹變扔下一句話:下次打電話,不交2萬元就別打了。


但他說不出怎么認識馬保國的,也不知道馬保國的公司叫什么名字。


微博上確實有一個名叫武林田野的人,和馬保國成名方式類似,馬保國自稱渾元形意太極門掌門人,這個田野則自稱“里合腿大師”,因挑戰另一個武林界網紅而出名。但從武林田野接受采訪的視頻對比,和豹變通話的并不是田野本人。


也就是說,冒充馬保國的人給了一個冒充田野的人的聯系方式來騙人。騙中騙呀!


另一個群里的“馬保國”說自己被人投毒,已經報警住院。不過似乎也沒人關心是不是真的馬保國。無論什么群,對罵、玩梗,打廣告才是這些人最喜歡的事情。除此之外,其他短視頻平臺,也有不同的“馬保國”模仿者出現。


43.jpg

馬保國真愛粉群截圖


此時,變成頂流的馬保國早已成為一個工具人。人們都笑馬保國,人人都是馬保國。人們用著馬保國成名的方式進行相同的炒作。


流量工具人


在商業運營上,很多人已經走在馬保國團隊的前面。


淘寶上早已經出現了各種馬保國周邊,手機殼、車身貼、T恤、衛衣等商品全都有,價格從幾元到上百元不等。


一款售價68元的馬保國衛衣已經有78人付款,店家告訴豹變,衣服是11月才開始做的,因為馬保國很火。


而馬保國2017年出版的第二本書《尚濟形意拳練法打法實踐》,售價46元,顯示月銷770件,該書目前已經下架。店家稱,下架是因為已全部賣完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些商家均沒有正面回答是否取得授權這個問題。


此外,據企查查顯示,截至11月25日,名叫“耗子尾汁”的公司一共有6家,成立時間全部都是近幾日。業務范圍涉及電子商務、傳媒甚至是養殖廠,后者的經營范圍為:生豬養殖及銷售。


這些注冊都與馬保國無關。馬保國名下并沒有公司,上海丙辰文化體育發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其兒子馬曉陽。過去很多年,教人武術,出書以及偶爾打比賽就是馬保國所有的商業版圖。


爆紅之后,馬保國也曾嘗試將流量變現。顯然他還沒有明確如何實現,微博真愛粉被吐槽斂財后停止了。盡管如此,馬保國也也不缺變現的方式。


相比那些憑借他喝湯的商家,馬保國自身依然有能力吃肉。


除了宣布將參演電影《少林功夫王》,馬保國近日還和快手的網紅有一系列互動。在網上流傳的一則視頻中,馬保國和網紅散打哥走進酒店,被一群人圍堵。所有人都拿起手機,對準馬保國,被眾星捧月的馬保國則滿臉帶笑,揮手致意。


但這種春風得意沒有持續多久。有人發現散打哥在11月25日下午已經刪除了所有和馬保國互動的視頻,當晚長達6個多小時的直播中,馬保國始終沒有出境。


44.jpg
直播間不見馬保國


不過,他的名字并沒有缺席,快手的網紅們一邊喊著馬保國的名字,一邊讓人關注自己的賬號。當晚,快手搜索“散打哥直播”,馬保國的頭像依然會出現。


“尋找馬保國”則成為當晚的真愛粉絲群里的話題,隨著時間的推移,“馬保國是不是被封殺了”成為他們討論的焦點,因為除了快手沒有出鏡,粉絲們還發現,微博上馬保國的熱搜話題已經無法顯示,B站也撤下了馬保國的熱搜。


針對為何沒有出鏡,豹變求證馬保國,他回復道,“沒什么,已經拍過,粉絲太多?!?/span>


目前能確定的是,馬保國確實已經被限流。11月24日,“耗子尾汁公司成立”這一周邊話題曾登上微博熱搜,到25日,事關當事人的“馬保國散打哥”話題卻未上熱搜。這種情況下,盡管是頂級流量,馬保國的未來依然撲朔迷離。


“耗子尾汁”


馬保國告訴豹變,“也沒想到會火,喜歡平靜的生活”。


不過回溯過去,馬保國的生活似乎也并不平靜,營銷自己是他一貫的做法。


今年69歲的馬保國,過去十多年一直在努力經營自己的大師人設。他出過兩本書,并早在2009年就開通了新浪博客,并在當年6月寫下了第一篇博文——《軍營練對刺,貨真價實——“呯”的一下》。微信時代,他的團隊也順勢開通了公眾號。


在馬保國以往的表述里,他出生于武林世家,“我的祖父是家鄉方圓百里的武林高手”。自己7歲開始習武,遍尋名家,終成“渾元形意太極拳掌門人”。并打敗過歐洲MMA國際冠軍歐文·皮特。


但這些造勢都沒有任何水花。在B站爆火之前,馬保國的前半生依然是一個被人笑話和打假的對象。


歐文·皮特事后接受新京報采訪時稱,自己只是MMA選手,并不是冠軍,拍攝和馬保國對打視頻時,他已經退役兩年。并且自己是付費演出,并不是真打?!榜R保國是一名老人,我不能打他?!?/span>


45.jpg

但馬保國并不這么認為。在他看來,皮特事后言行,只是為了給自己保留飯碗。即使在今年5月,被49歲的業余選手王慶民30秒內KO,他也不覺得自己真的輸了。而是自己大意了,對方不講武德。


這些荒誕的素材,在短視頻和全民娛樂時代,給了馬保國爆火的契機。


在這個故事里,馬保國武林大師的人設早已崩塌,但他不愿意醒來。時至今日,他依然認為自己的“閃電五連鞭”是別人打不出來的。


于是才有了全網對他的嘲諷和惡搞。在B站,關于馬保國的視頻有2.9萬個,總播放量超過9億,配合洗腦的話語“耗子尾汁”“不講武德”,馬保國徹底火了。


作為新的流量網紅,人們已經不去追究馬保國的過往,馬保國本人也好像絲毫不介意人們對他的惡搞。爆火之后,他依然一遍遍地表演鬼畜十足的“閃電五連鞭”。


對于馬保國來說,全民參與的創作狂歡確實能夠消解一部分嚴肅事實,但他名不符其實的武術能力,以及反復強調自己代表真正的中國傳統武術的言行,依然在挑戰人們的認知。未來,無論是轉型電商、還是走廣告、知識付費路徑,這些也不可避免的是他的商業硬傷。


馬保國自身的荒誕與虛假屬性,在全民娛樂時代,符號一般走向流量巔峰。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,也無法叫醒任何一個參與這場流量盛宴的人。

仙居天天乐棋牌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云南时时彩开奖数据-点击进入 大游bg视讯厅是不是假的 og视讯可靠吗 任选9场最高奖金多少钱 湖南幸运赛车前三组选技巧 大赢家篮球比分直播 棋牌app娱乐平台 贵州捉鸡麻将 排列三排列五的号码预测 14场胜负彩开奖时间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 百家乐翻天_Welcome 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 山西快乐10分玩法 虚拟货币 钱包